当前位置: 新潮平台娱乐登录 > 能源 > 正文

小红书突遭下架 内容变现“生死一线”

时间:2019-08-04 来源:新潮娱乐

  小红书突遭下架 内容变现“生死一线”

  ■本报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小红书在运营合规与内容商业变现间努力维持许久的微妙平衡,在这个7月被打破。

  7月30日,《华夏时报》记者发现,目前诸多安卓应用商城已无法提供小红书APP的下载服务。7月31日,在7月30日尚能够正常下载小红书APP的小米应用商城也显示因内部优化无法下载。而截至记者发稿,小红书在APP store的下载尚显示正常。

  7月30日,小红书相关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公司已了解到该情况,正在与相关部门积极沟通解决。”但对于整改措施、下架期限等问题,小红书方面并没有给出相应回复。

  今年2月,小红书创始人毛文超和瞿芳在内部信中曾表示,2019年是小红书用户增长和商业化的关键年。但诸多UGC平台APP遭遇下架凸显出,内容的商业变现之路并不容易。

  融资前突遭下架?

 新潮娱乐 目前尚不清楚小红书APP被安卓生态下架的具体原因。但小红书APP被下架的时刻有些微妙。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小红书目前正就多达5亿美元的融资进行洽谈,估值可能达到60亿美元。但小红书方面此前对外否认了正在融资的消息。

  公开资料显示,此前小红书已经完成了D轮的融资。2018年6月1日,小红书宣布完成由、金沙江创投、等多方投资的超过3亿美元的D轮融资。在此前,腾讯已经参与了小红书在2016年的1亿美元C轮融资。

  在阿里和腾讯进入前,小红书在2013年已完成由真格基金投资的数百万人民币的天使轮。此外其还在2014年6月完成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以及在2015年6月完成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

  今年6月6日,瞿芳和毛文超曾在小红书六周年的内部信中披露,小红书的月活用户(MAU)已突破8500万。此外,在UGC内容方面,科技数码增长11.4倍,家居装修10.1倍,养生11.6倍等。Trustdata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6月移动互联网全行业排行榜也显示,小红书当期月活为8978万,增长28.80%。在跨境电商中排名第一。

  但另一家市场调研机构易观的调研数据则显示,就在两个月前,小红书的月活增速还是另一番景象。

  易观数据显示,2018年2月,小红书的月活增速曾高达27.4%。但到了2018年10月,小红书的月活环比下滑6.4%。2018年12月则以环比下滑1%结束。进入2019年后,小红书APP的月活增速基本维持在个位数,其中3月的环比增速为2.15%,4月的环比增速为3.4%。

  商业化走向何处?

  拥有明星带货以及诸多笔记的小红书,曾被称作“国民种草机”。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2014年小红书上线自营电商“福利社”。在易观发布的去年第四季度独立跨境进口零售电商的数据中,小红书位列第二,份额为11.1%。但第一名考拉的份额则近其7倍。

  尽管被调研机构归类于移动购物APP,但2013年就成立的小红书则一直希望撕掉身上的电商标签,靠内容实现商业变现。

  今年2月,小红书发站内信宣布组织架构调整:将原社区电商事业部升级为“品牌号”部门。这被外界看做是小红书强化自己的社区属性、降低电商业务比重的信号。而早在2018年下半年,小红书还将部分笔记同步给淘宝。

  但需要看到的是,高质量的UGC内容(用户原创内容)曾为小红书带来了巨大流量,但内容治理也成为小红书面临的难题。除了此前被指责种草笔记代写、数据造假等外,小红书平台还曾因烟草软文、“黑医美”等违规内容遭遇信任危机。7月30日,《华夏时报》记者在淘宝等平台,搜索小红书笔记代写,还有大量商家从事该服务。

  小红书官方也在试图解决这一问题。今年3月小红书曾称对黑产刷量行为已报警。今年5月,小红书还发布《品牌合作人平台升级说明》,不仅提高了平台的KOL申请条件,也提高了MCN的机构入驻门槛。

  但有业内人士在跟记者交流时认为,小红书“一刀切”的做法打击了一部分原有KOL的创作积极性。此外还有报道称,因为KOL数量锐减,存在KOL在接广告时坐地起价的现象。

  需要提及的是,小红书在7月工信部关于今年一季度电信服务质量情况的通报中被点名。通报显示,小红书运行主体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存在两个涉及用户个人信息的问题,分别为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个人信息和误导用户同意收集使用个人信息。

  此外,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还显示,今年小红书APP的运营主体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已经收到7张罚单,其中罚款处理4起,警告处理2起,责令限期改正1起。

  亿欧研究院院长由天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当前整个电商生态的流量来源都倚重高质量的内容拉取,包括阿里投资小红书,也是看重小红书的内容沉淀数量,以及在掌握用户购买习惯、购买需求等方面的优势。但他同时认为,总体来看靠内容来变现并没有问题,但内容的多元性和合规性之间存在矛盾,边界并不明确,容易产生风险。

  由天宇认为,未来小红书往电商转化的方向会更重,“因为内容本身是为交易服务。也许形式上会有创新,但通过内容积攒下来的用户认知、用户需求、用户习惯还是存在的。”但他也认为,小红书究竟是选择自己做,还是去做互联网巨头的流量池,目前还尚不清楚。

>
上一篇:今年第七号台风“韦帕”凌晨登陆海南文昌 中心附近最大风力9级 下一篇:中国新说唱招募开启!酷狗短酷通道让你直接跳过海选